枕下刀。

恺撒鬼鬼祟祟地在门缝里偷窥。卫生间里淡黄色的灯光一点都没有柔和楚子航脸上的阴沉,或者是他的起床气。

或者是恺撒错误的早餐。

恺撒重重地喷出一口气,抬起手用力地捶了一下门:"好的我认错!我不应该往你的奥利奥里面挤牙膏,即使今天是操蛋的愚人节。该死。"

@利刃随人。 给鱼宝的小甜饼!

写完这一篇刚好想到新梗。不过再不给橙子🍊写完长条估计她要追杀我了orz

Goodbye Kiss.

"……因为是新年晚会,恺撒明显喝的醉醺醺的。他躺在床上一骨碌地翻滚,他挚爱的格子被子被他卷走了大半。"

"远方传来模糊的钟声。楚子航提起脚边的行李箱,又觉得还有事没有完成。"

"他想了想,提着行李箱转过身,对着窗户呵了一口气。水雾朦胧在窗上,楚子航亲吻上冰凉的玻璃,仿佛能把唇纹刻上某一段美好的回忆。"

北京时间2019年1月1日,执行部专员楚子航检验出龙血浓度超过额定最高值,判定为不可控死侍,危险指数为A+级,红色。

"……诺玛于1月2日分配‘A’级任务‘抹杀楚子航’于执行部专员恺撒.加图索。"

"祝他任务成功。"



翻Zine翻出来很久以前的一段,摘自写给鱼宝的15题。
最近读到的话里面,两个情到浓时的人亡命天涯,最终只会冷淡厌倦,最后走进警局互相揭发。
这里可能是一个故事的开头,可能是他的结尾,可能是她的高潮。
谁知道呢。
后来衍生出来的Haunting从没构思过细节,懒癌发作谁也救不了。
可能偶尔会动笔,吧。
图源Line Deco的壁纸。